•  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为了找到梦开始的地方,我找啊找,找呀找——我找遍青山绿水。
          那天,我去寻找梦开始的地方,好不容易找到了,一看,俩哥们正跟那儿喝呢,喝的是52度板城烧。我一看,这俩哥们我认识,不认识人也认识诗,一个叫李商隐,一个叫晏几道。
          哥俩跟我说,哥们你来了?我说,我来了。李商隐说,我们聊梦呢。晏几道说,仙儿,你认识佛爷吗?我说我认识不少佛爷呢,严打都折局子里了。小晏说,不是偷东西的佛爷,我指的佛爷是佛洛伊德,我们刚把佛爷聊跑了。我说,貌似你们是把佛爷喝跑的。
          李商隐说,没错,佛洛伊德才二两白酒就挂了,还咋玩梦的解析呀,梦把他解析了还差不多?晏几道说,就是,喝点儿酒就找不着北了,还精神分析引论呢,把精神往哪儿引呀?
          我一瞅这哥俩是硬点子,不敢闹炸,就开始玩温柔无刀。我先跟李商隐说,李老师,我特喜欢你那句“梦为远别啼难唤,书被催成墨未浓”。李商隐说,呀,我这诗你都知道,我还以为你只会流行歌词呢?我又跟晏几道说,晏老师,我也特喜欢你那句“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”。晏几道说,呀,我这诗你都知道,我还以为你只懂打油诗呢?
          我说,是啊是啊,我为了寻找梦开始的地方,一直找到你们这儿,终于找着正根儿了,梦就打你们开始的。这哥俩还真禁不住忽悠,齐声说,我们真是人类梦开始的地方吗?我说,没错,晏几道老师和李商隐老师,合起来就是几道伤隐在心中,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,在每一个梦醒时分……

  • 2009-09-02

    美女清洁工 - [大仙夜聊]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 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早上8点左右,坐报社电梯从18层下到11层签版。
           我早上8点能醒着,自己觉着挺崩溃的,别人觉着挺怪异的。
           从来没早上上过班,但我们的欧洲杯专刊是晚报。
           所以每天都能看见北京的早晨。
           电梯打开,进去就是一呆。
           一个大约20岁左右面容姣好的女清洁工。
           正在擦着电梯的四壁。
           女孩是标准的“胡大瓜子脸”,眉浓肤白。
           在夏天就能眼含秋水。
           束马尾,散开后一定是半披肩。
           从发丝的柔细程度来看。
           一定是“标直”——标准的直发。
           于是我和女清洁工有了一段对话。
           我说:这么早就上班了?
           她说:我都是这么早上班。
           我说:我说怎么第一次见到你呢。
           她说:我中午在报社食堂吃饭,也能见到我。
           我说:是住报社吗?
           她说:不住报社能住哪儿?
           我说:一会给我房间打扫卫生好吗?
           她说:我只打扫电梯,不打扫房间,房间专有人打扫。
           电梯已到11层。
           她说:你到了。
           我关上电梯:我要到1层。
           从11层到1层,我们沉默着……
           她擦着,我看着她擦着。
           电梯很快到达1层,门开了。
           她说:这回您到了。
           我关上电梯:我摁错了,我到地下一层。

  •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色正牛栏山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红星闪耀情欲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流淌的五粮液体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漫过我们初出茅台第一夜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啊,那剑南春的使者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特不靠谱的红颜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夜的水井坊淹没了贞洁坊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国窖1573随风而散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正孽癍成一只西凤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在一口古井中向你贡献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蒙古的王者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草原的白云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浏阳河畔抚琴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北大仓廪文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用代沟换乳沟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生闪亮双沟的华彩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从金六福的福址上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升起伊犁特的雄鹰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自板城烧的烈焰中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飘出杏花村的酒旗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白浪滔滔的洋河深处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酒鬼化作水鬼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你的五粮春潮中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夺取北京醇的纯贞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杜康化作糟糠的一夜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喝完汾酒就分手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06年12月

  • 2009-08-17

    骇电子 - [大仙死磕]

              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  最近喜欢上电子了,不知靠不靠谱?其实我是个乐盲,更何谈电子了。那天,一个93后的小屁孩跟我聊伪摇滚,就把我聊蒙了,现在年轻人真是前卫化了,估计中国的不靠谱教育以后能被他们给废了。
         我混电子,必须夜店,一般都是西方的碟师,英国的、法国的、德国的、瑞士的,音乐全都电子化,碟打得令人心碎,心灵下坠,情绪飞扬。据说现在电子乐还有一种针刺功能,专门疗治灵魂深处的老伤,那我就更得去骇了。
         脑海中两股酒意会师,爱尔兰杰姆森威士忌和波兰维波罗瓦伏特加,配上电子,一股空中之骇,驾嫦娥一号而来。
         一般是夜两点之后,骇峰已过,众人渐散,我上来,纵一骇之所如,凌万念之茫然,苏东坡的名句吧?
         呀,蓦回首,辛稼轩正在灯火阑珊处;侧身看,苏子瞻十年不骇两茫茫,不思量,全都忘;卡座的一角,陶渊明归去来兮,坐庄将提和不和?吧台的一侧,柳三变今朝酒骇何处?多情自古伤离别装孙子!
         莎士比亚来了,托尔斯泰也到,两人凭栏处,举杯叫板;但丁与荷马,激战史诗,尼采跟叔本华,酣斗意志;西格蒙德·弗洛伊德和平克·弗洛伊德也来了,达尔文跟赫胥黎亦大步而至。
         在这个昏黄的下弦月之夜,鬼魅大师齐聚电子乐下,四海翻腾大酒冲,五洲震荡骇乐激!
         袅袅之间,一缕白烟腾起,绕梁盘旋,尔后破顶而出,直奔宇宙之殿。我心,一震而裂,我意,一纵而没。抢在山崩之前崩溃,先于地裂之时决裂。精神的制高点,话语的主阵地,太阳黑子中的一粒水晶,木棉袈裟中的针头线脑。
         我在形而上中更上一层楼,在高处不胜寒中冷水浴,在花间一壶酒中暴起花心,在老鼠爱大米中难为无米之炊。
         夜,深了去了;人,活着呢;天,岂能黑过明天;地,能落脚就可以了。骇电子中,电子的锋芒直袭两肋,左魂右魄中心脏,上升下坠守中央。
         灵魂一步,光阴十载,敏捷诗千首,飘零酒一杯。在这个无敌之夜,我自己为敌,狠斗私字一闪念!
         风云榜上,竟是谁家英名?耻辱柱上,还有高手作陪。我是小人物,不与世事做对,只与光阴相对。
         撤了,不骇了,家走洗洗睡了,师傅,朝阳北路……

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 东直门往西,沿簋街西下,离MAO不远,宝钞胡同奔鼓楼的路上,有一家“兄弟川菜”,这里由于据守南锣鼓巷北口,便成为文艺愤青刷夜碴歌的重要据点。
          那天,我在“兄弟川菜”着实跟半地摇半民谣的音乐青年混了一把,才知道簋街到鼓楼一带飘着几百位流浪歌手,他们靠着在餐厅饭馆给客人唱歌,养活着自己,玩着自己的音乐小理想,挣点儿酒钱饭钱,关键是图个自由自在,性情中来。
          上世纪八十年代那阵儿,我们写诗的也像他们这么混过,那时我们也二十郎当岁,眼里只有诗歌,经常聚在小酒馆里喝酒聊诗,喝着喝着就碴起诗来。我上来就读我喜欢的巴勃罗·聂鲁达——你的回忆是亮光、是烟云、是一池静水!傍晚的红霞在你眼睛深处燃烧,秋天的枯叶在你心灵里旋舞。跟着就有人接上叶赛宁——亲爱的一双小手像对天鹅,在我金发的波浪中浮游,世界上只要有人群的的地方,爱情的歌就会被反复歌唱。然后就有人立起身,一只脚踩在板凳上,高声吟唱迪伦·托马斯的冷血诗章——而死亡也不能统治万物,赤裸的死者会同风中的人,与西沉明月中的人合为一体。当骨头被剔净白骨变成灰,他们会有星星。接下来就是某人高歌埃利蒂斯透明的诗句——第一滴雨淹死了夏季,那些诞生过星光的言语全被淋湿。其它桌吃饭的顾客在我们的浪诗中悄悄说——他们诗人真牛,就好像别人不存在一样,他们说的什么咱都听不懂。
          二十多年后,我在酒桌上看到80后的游吟歌手聚会弹唱,仿佛是昨天,仿佛是昨天,却已回不去那天,回不去那一刻缠绵。但是不要紧,在赵传和辛晓琪的歌声中,50后的诗歌与80后的音乐留在了今天。
          酒向纵深发展,80后歌手进入到奔放的碴歌阶段,吉他响起,谁先来?一位男民谣率先唱响——后来,我总算学会了,如何去爱。可惜你,早已远去,消失在人海。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,有些人,一旦错过就不再。耶!这个飙歌的开始曲开得好,一上来就后来。记得有一次我问大哥李宗盛,刘若英怎么一上来就后来,她前面都干嘛了?李宗盛被问得一愣:是啊,她怎么一上来就后来,见着她我一定要问问,前面出什么事了?后来,一位后海酒吧的驻店女歌手接着唱——当我还是,一个懵懂的女孩,遇到爱,不懂爱,从过去,到现在,直到他,也离开,留我在云海徘徊,明白没人能取代,你曾给我的信赖。一位R&B的自修青年立马接唱——我送你离开,千里之外,你无声黑白。沉默年代,或许不该,太遥远的相爱。另一位演艺女青年不甘示弱,马上跟进——其实身为一个女人,可以不必忍耐,等人来陪等人来爱。但我遇上你这男人,就像陷入大海,提也不起放也放不开。
          于是在坐70后80后文艺中青年一致建议仙儿哥出场,浪首诗,我说我就不浪诗了,今儿个是歌的海洋,我就浪首老狼《北京的冬天》——北京的冬天,飘着白雪,这纷飞的季节,让我无法拒绝,今朝酒醒何处?杨柳岸晓风残月……
          80后歌手已进入到碴歌的猛烈中,一男——谁知道又和你,相遇在人海,命运如此安排,总叫人无奈。这些年过得不好不坏,只是好像少了一个人存在,而我渐渐明白,你仍然是我不变的关怀。一女——一段情宁愿短暂精彩,还是先去问它会不会有将来?一份爱如果消失的太快,你可不可以当它是命运的安排?All those lonly night Lonly night,多么难挨。爱过的人都明白,挥不去也甩不开,是伤悲的情怀。另一男——我等的船还不来,我等的人还不明白,寂寞默默沉没,沉入海。另一女——我踩着不变的步伐,是为了配合你的到来,在慌张迟疑的时候,请跟我来。
          碴到这份儿上,歌已然碴骇了,又一男——你快回来,我一人承受不来;你快回来,生命因你而精彩;你快回来,把我的思念带回来,别让我的心空如大海。又一女——天天都需要你爱,我的心只有你在,i love you,我就是要你让我每天都精彩。再一男——死了都要爱!不淋漓尽致不痛快,感情多深只有这样,才足够表白。死了都要爱!不哭到微笑不痛快,宇宙毁灭心还在。再一女——我遇见谁,会有怎样的对白?我等的人,他在多远的未来?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,我排着队,拿着爱的号码牌。
          最后男女对阵高歌,女人们——10个男人、7个傻、8个呆、9个坏、还有一个人人爱。姐妹们跳出来,就算甜言蜜语,把他骗过来,好好爱,不再让他离开。男人们——玩够了没有?我不想再等待;玩够了没有?你心何时才能收回来;玩够了没有?我不想再忍耐;玩够了没有?请你把诱惑赶开;玩够了没有?我等你回来!
          整个鼓楼在我们的歌声中变成了瘪楼。我赶紧劝大家——适可而止,适可而止,别一会儿把零点乐队招来。

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    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 四方云动,八面来风,正萧瑟,一片心胸。
          久疏战阵,许久未动骰子,那一晚在“佛头”,跟一位松花江畔的女子,战罢十二轮骰子,竟然十二连败。想当初,宋高宗也不过十二道令箭召岳鹏举班师,如今我咋就在骰坛连遭弱女子骰盅十二挫?
          不日移尊MIX,骰风浩荡,荡气回肠,在中戏各类女生轮番冲击之下,在下岿然不动,一雪前耻。要“四个一”有“四个一”,冲“八个六”出“八个六”,端的是命犯桃花红胜火,春来酒水绿如蓝,文艺似中年。
          那中戏戏文女生跃上骰坛,手挥“芝华士骰盅”一声断喝:别来操蛋事。我赶紧跟:语罢开骰盅。然后我的“百龄坛净饮”直奔她的“黑方脉动”,强强碰撞,才叫撞杯。于是我也一声断喝,没喝断东大桥,倒把工体过街天桥喝得忽悠一下。
          我吼:我拿骰子赌明天!她吼:你用牛逼换此生!然后我们食指中指分开直切对方:耶……
          俄顷,一位以肩背示人的窈窕女子杀进场内,逢酒就喝,见烟就抽,举骰就摇,与男共舞。一打听芳龄,居然是二八点五,生于一九八九,十六。好个有志不在年高,没志专混夜店。我摇骰疾进,迎住抹胸女子犀利的骰锋,送出一首史达祖的《玉蝴蝶》:故园晚,强留诗酒,新雁远,不致寒暄,隔苍烟,楚香罗袖,谁伴婵娟?89后女孩说:诗词我不灵,歌词我还成,你的望远镜望不到,我北半球的孤单,太平洋的潮水跟着地球来回旋转,我会耐心的等,等你有一天靠岸。
          这一晚,我好像没干别的,只在“喝”与“耶”之间流连。
          顺便去了趟洗手间,一边走肾一边跟服务生聊得比较深。我问服务生:你应该没我大吧?服务生说:我63年的,老哥您呢?我说我59。服务生直惊讶,59还……我说59怎么了?59也是人那,59也得有人生啊,59也得出来混呀,59也得给63小费嘛!
          回到MIX包间,我把手指在眼前一划——洗刷刷,洗刷刷;洗刷刷,洗刷刷……
          喝!我又赢了。

  • 2009-06-17

    SMN怨 - [大仙夜聊]

    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 夜深,人静。
          内心的漫游者彻夜不眠,人生遇到强大的阻碍。明天又是一个无序无聊的时日,明天,将把今天彻底断送。
          在一盏灯下,撩开网络的一角,那些破碎的文字已无法收拾,那些丢失的情感无从捡起,那冰冷的抛弃者,把你冰冷地留在夜里。
          你很怨。
          脆弱而憔悴,心会跟爱一起走,没走就崩溃。
          于是我们,开始SMN怨。
          相知于须臾,纠结于一生。
          恩怨,化作词语荒烟,在震碎中弥漫……
          吻我至凄冷的深宵,这是许美静;
          爱在崩溃的时候,比较真,这是张惠妹;
          心碎了才懂,这是林俊杰;
          心可以碎,夜可以黑,只有自己大声告诉自己,要做个不败的恋人,这是徐若瑄;
          当耍单儿已经变成一种习惯,习惯到你已经不再去想该怎么办,这是你自己;
          如果全世界我已可以放弃,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起腻,这是我自己;
          有些人我一直特想等,有些人你必须把丫蹬,这是我和你。
          纵然你没有联机,纵然你没有开机,我也要坚持磨唧,我也要把你铭记。
          刻骨一刻,就为了粉身碎骨,骨肉横飞。
          怨妇载道,八千里路无云无月,只有情垂平野阔,恨涌大江流。
          过尽千帆,不见阳关,自是人静夜久凭栏,愁不能眠,一腔SMN怨。

  •    

          有时候,失忆是一种幸福,因为记忆比较脏,而回忆又比较疼,干脆把自己在酒桌上整大了,喝断片了,把这个世界抛到六环之外,把这段人生扫荡到京津唐低速的第五个出口。
          每逢年底,追求的就是底蕴,彰显的就是底气,抬高的就是底价,刷新的就是底线。我们的底蕴,永远用来决战年底,在我们2006的底蕴中,2007算个屁呀!
          我认识的妹妹们,开始进入状态,正往2006不靠谱的年底冲刺。她们冲大酒,煽生命,玩惨烈,斗灵魂,她们已提前抽中2007的大嘴巴。
          我喝过不少次大酒,在大酒中也曾断过几回。谁出门奔局的时候,都不想喝大了,谁喝大的当口,都不想断片来得那样迅猛。但是,你屁股一旦落在座位上,服务员白皙的手把白酒斟到你的白酒杯中,在这比三重门还三重的苍白中,一切由不得你了,NND!
          此时你不喝高,那你还高尚吗?此际你不断片,那你还能了断什么呢?一场大酒一阵断片,正是酒鬼必须奔赴的境界!你可以不是酒鬼,但你碰上了酒鬼,就被带到酒鬼的酒气中。
          十五年前,从沙滩到东大桥,我迎来送往过多少喝断片的中国杰出女酒鬼,我经常在沙滩的地摊边,在东大桥的桥墩下,给她们朗读张信哲他哥张镐哲的作品——《酒醉以后你会想什么》:
          莫非你也喝醉了,醉得好难过,为什么今夜你特别的醉?在我心里面你永远都是个谜,期盼酒后对我吐真言。
          有个姑娘曾对我说:我吐的那一地,你丫扒拉扒拉,里面还没真言吗?
          我还真去扒拉扒拉,她吐的那一地里面果然有一句箴言,分明就是培根说的那句铿锵有力的名言——酒精就是力量!
          1999年,在圣诞的88号,一个喝大断片、续片又大的妹妹立在寒风艳舞的街头,让我只穿一件自伦敦瑞金街花24.99英镑买来的“扒剥锐T恤”,陪她在三里屯零下5度中完成了一次光芒骇舞。
          妹妹断片了,我没断片,我记得她当时整个把唐诗大闷骚李商隐灭得无地自容。她说:锦瑟没端五十弦,你鸭就别给我端着了!我说:一弦一柱撕华年,你丫找我撕你的华年呢?
          年底,老有妹妹约我往断了喝,我说,好,望断天涯路算个屁,咱们喝断天涯路!

  •    

          当我们开始病态,用傲慢来补给内心的伤残,在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我如约出现在世界的另一端,你说:给我念文字吧。
          我把电话打过去,用“步步高”的话筒召唤你,用低音吉他般的男低音顿挫你,午夜的收音机传来一首歌,我们早不用收音机,而用CD机。
          我无法在话筒中为你配乐朗诵,但我将文字嵌入咽喉再连根拔起,缓缓打击你的肺腑。我已习惯在漫漫长夜对你幽幽装逼,何况我们不装逼,而是为人生所逼。在灵魂受挫的某个时日,我们傲然装一回逼!
          你需要的文字在我这里,你享受我的话语,你的意识在我言语中堆积,你在我意象中写意。那些花儿,绽放在哪里?想你到无法呼吸,恨不能立即,朝你狂奔去,大声地告诉你:我们还有戏。
          龙潭湖水深千尺,不及大仙送你情。穿越十月的夜空,我用无绳电话对你绳之以情,我用“步步高”沟通你的“中山小霸王”,午夜的电话机传来一首诗,那是华莱士·斯蒂文斯的《内心情人的最后独白》——
          在心中,我们看见上帝与想象融为一体/那点燃黑夜的烛火多么难以攀缘/这同一线光,这同一个心里/我们蜗居在黑夜的空气中/那儿,能呆在一起就是满足。
          你用齐秦的《丝路》接过斯蒂文斯的诗歌,你用破碎的女低音给我朗读歌词,那声音在深夜尤为深邃——
          思念仿佛弥漫雾的丝路/而我身在何处/月升时星星探出夜幕/人能仰望,就是幸福/我不停不停付出 我忘了忘了结束/你值得我苦/昨天太多深情刻骨/我爱你怎会是盲目?
          我的声音猝然切入——
    啊!多么痛的领悟/你曾是我的全部/只是我回首来时路的每一步/都走的好孤独/在你的世界里/我一个人住/跟你的脚步/我迷了路/我很难对自己交代清楚/因为我在乎……
          你说:这样我们岂不成了哀孙怨妇?
          于是,我开始扭转颓势,用莫伯桑《温泉》中的一幕让你脱离内心的阴影——
        后来她慢慢地给自己宽衣裳了,一面望着微波在那个清浅的浴池里的几乎看不见的活动。等到自己是赤裸裸的时候,她一只脚踏到了水里,于是一种温暖的美感升到了她的脖子边;随后她向温水里先浸没了一条腿,跟着才浸另一条,于是她坐在那种温暖里,坐在那种柔和里,坐在那种透明的浴池里,坐在那种绕着四周在她身上流动的温泉里,泉水在她身上,在整整的两条腿上,整整的两条胳膊上以及胸脯上,盖着好些小的气体泡儿,她纳罕地望着那些数不清楚的和非常纤细的空气点儿了,它们在她全身从头到脚正盖上一副用渺小的珍珠组成的软甲。
          你说:我要洗澡去了……

  • 2009-05-25

    豆浆东去 - [大仙混混]

    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 小时候喝豆浆,套撮油饼油条,我不爱吃油饼,爱吃油条,后来就变成了老油条。
          我喝豆浆不爱加糖,我五岁的时候学会一个词儿,叫“用心良苦”,自打那之后,我就排斥糖,但不排斥唐诗。
          六岁的时候,我爸怎么说我就不怎么做。我爸急了,抬手就切我,我一闪,我爸的手切在暖气上了,暖气哭了,我没哭。我爸手破了,第一滴血,他跟林彪的四野打了那么多仗,都没伤着,和平年代却在我这儿挂彩了,革命军人也有走麦城的时候。
          第二天,我给我爸买豆浆、炸糕、糖火烧,表示歉意,我依旧油条。我爸看我老不吃甜的,怕我营养不够,就带我去东风市场小吃部吃6毛钱一个的奶油炸糕。
          忒腻,我也不爱吃。可能我小时候没怎么吃奶油炸糕,长大了就没变成奶油小生。
          以后基本上就跟豆浆断了,1999年开始混夜店,偶尔去“永和豆浆”。有一次还真喝了好久没喝的豆浆,一块儿混的妹妹都加糖,要给我加,我止住,跟她们说:在苦水里泡大的人,一吃糖就会疯了,您还是让我苦一辈子吧。习惯了,什么东西一习惯,就改不了口儿了。
          也有时,为了在妹妹面前显摆气质,我就往豆浆里加醋,然后一口干掉。她们望着我直犯晕,问我这么喝有什么讲究?我说: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我为了与众不同,经常另辟蹊径,有时候没辟好,就跟歧途打成一片。
          有回跟个妹妹从夜店下来喝“永和豆浆”,结果根本没“永合”,迅速闹掰了。我们就是喝着喝着豆浆,突然僵着了,话题好像是争论什么电视剧,她说特喜欢看日剧。我说,别老看日剧,容易性泛滥。她觉得我是在说她人品不好,把豆浆往地上一泼,就撤。
          望着一地豆浆向东去,我心想:我请你喝豆浆,你还净糟蹋,往地上泼,真是个泼妇!
          服务员上来要用墩布墩,我说:别,让我欣赏一下。
          苍白的豆浆在深色地砖上迷茫,还真有股神韵。我顺手就把没怎么喝的豆浆也泼了上去,于是,豆浆后浪推前浪,内心一片是汪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