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9-02

    美女清洁工 - [大仙夜聊]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 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早上8点左右,坐报社电梯从18层下到11层签版。
           我早上8点能醒着,自己觉着挺崩溃的,别人觉着挺怪异的。
           从来没早上上过班,但我们的欧洲杯专刊是晚报。
           所以每天都能看见北京的早晨。
           电梯打开,进去就是一呆。
           一个大约20岁左右面容姣好的女清洁工。
           正在擦着电梯的四壁。
           女孩是标准的“胡大瓜子脸”,眉浓肤白。
           在夏天就能眼含秋水。
           束马尾,散开后一定是半披肩。
           从发丝的柔细程度来看。
           一定是“标直”——标准的直发。
           于是我和女清洁工有了一段对话。
           我说:这么早就上班了?
           她说:我都是这么早上班。
           我说:我说怎么第一次见到你呢。
           她说:我中午在报社食堂吃饭,也能见到我。
           我说:是住报社吗?
           她说:不住报社能住哪儿?
           我说:一会给我房间打扫卫生好吗?
           她说:我只打扫电梯,不打扫房间,房间专有人打扫。
           电梯已到11层。
           她说:你到了。
           我关上电梯:我要到1层。
           从11层到1层,我们沉默着……
           她擦着,我看着她擦着。
           电梯很快到达1层,门开了。
           她说:这回您到了。
           我关上电梯:我摁错了,我到地下一层。

  • 2009-06-17

    SMN怨 - [大仙夜聊]

    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 夜深,人静。
          内心的漫游者彻夜不眠,人生遇到强大的阻碍。明天又是一个无序无聊的时日,明天,将把今天彻底断送。
          在一盏灯下,撩开网络的一角,那些破碎的文字已无法收拾,那些丢失的情感无从捡起,那冰冷的抛弃者,把你冰冷地留在夜里。
          你很怨。
          脆弱而憔悴,心会跟爱一起走,没走就崩溃。
          于是我们,开始SMN怨。
          相知于须臾,纠结于一生。
          恩怨,化作词语荒烟,在震碎中弥漫……
          吻我至凄冷的深宵,这是许美静;
          爱在崩溃的时候,比较真,这是张惠妹;
          心碎了才懂,这是林俊杰;
          心可以碎,夜可以黑,只有自己大声告诉自己,要做个不败的恋人,这是徐若瑄;
          当耍单儿已经变成一种习惯,习惯到你已经不再去想该怎么办,这是你自己;
          如果全世界我已可以放弃,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起腻,这是我自己;
          有些人我一直特想等,有些人你必须把丫蹬,这是我和你。
          纵然你没有联机,纵然你没有开机,我也要坚持磨唧,我也要把你铭记。
          刻骨一刻,就为了粉身碎骨,骨肉横飞。
          怨妇载道,八千里路无云无月,只有情垂平野阔,恨涌大江流。
          过尽千帆,不见阳关,自是人静夜久凭栏,愁不能眠,一腔SMN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