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为了找到梦开始的地方,我找啊找,找呀找——我找遍青山绿水。
          那天,我去寻找梦开始的地方,好不容易找到了,一看,俩哥们正跟那儿喝呢,喝的是52度板城烧。我一看,这俩哥们我认识,不认识人也认识诗,一个叫李商隐,一个叫晏几道。
          哥俩跟我说,哥们你来了?我说,我来了。李商隐说,我们聊梦呢。晏几道说,仙儿,你认识佛爷吗?我说我认识不少佛爷呢,严打都折局子里了。小晏说,不是偷东西的佛爷,我指的佛爷是佛洛伊德,我们刚把佛爷聊跑了。我说,貌似你们是把佛爷喝跑的。
          李商隐说,没错,佛洛伊德才二两白酒就挂了,还咋玩梦的解析呀,梦把他解析了还差不多?晏几道说,就是,喝点儿酒就找不着北了,还精神分析引论呢,把精神往哪儿引呀?
          我一瞅这哥俩是硬点子,不敢闹炸,就开始玩温柔无刀。我先跟李商隐说,李老师,我特喜欢你那句“梦为远别啼难唤,书被催成墨未浓”。李商隐说,呀,我这诗你都知道,我还以为你只会流行歌词呢?我又跟晏几道说,晏老师,我也特喜欢你那句“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”。晏几道说,呀,我这诗你都知道,我还以为你只懂打油诗呢?
          我说,是啊是啊,我为了寻找梦开始的地方,一直找到你们这儿,终于找着正根儿了,梦就打你们开始的。这哥俩还真禁不住忽悠,齐声说,我们真是人类梦开始的地方吗?我说,没错,晏几道老师和李商隐老师,合起来就是几道伤隐在心中,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,在每一个梦醒时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