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

         我的心,已经很碎,可丫的心,比我还碎。真不知道,丫是什么心?
         我不喜欢接触有心的人,因为有心的人,不是花心,就是野心,先背叛情侣,再背叛朋友,越是有心的主儿,越得提防丫变心。
         所以成语说:居心叵测。或者叫“居心破测”,心只有破了才能测出来。
         一些有心的人,把心变成心计和心机。这些人,心从一生下来就是黑的。
         我的心也黑,但我只黑自己,不黑朋友。我的心就是用来黑自己,因为我不认识光明。
        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更加黑灯瞎火……
         21世纪,不拼别的,只拼心碎。
         我经常问女孩:你有心吗?女孩说:我不仅有心,而且在碎。我说:不就是一个破男的把你灭了吗?女孩说:哥,是一帮破男的把我灭了。我说:值,真值,从此你丫可以不找男的,男的有什么劲呀?
         她疑惑:我可是一女的,我只能找男的。我说:我草,没拦着你找男的,可你干嘛非要找一帮男的?她说:是一帮男的同时找我。我说:那你丫在男人眼里真没地位,一帮男的标准出奇的统一。她说:没错,所以我再不想找男的,男的都没啥基霸区别。
         更所以,丫比我还心碎,我起码还有些微女人,可她全无男人。我劝她:不管有没有男人,有没有女人,可你还是人。她问:是人又怎样?我说:废话,是人就有人生!
         她说:我宁可不是人,也不要人生。我说:靠谱,我宁可是人,也不愿人生。于是我们举杯邀明月,哪他妈有明月?但愿人短暂,千里共疲倦!
         所以丫老跟我说:你丫的心比我还碎。我说:一见你丫,我就如此心碎。古人也老说:流水落花,堪比你丫。
         我老问那些心灵暴碎的女孩:你丫凭什么跟我玩心碎?在我心碎的时候,你还没心呢。人家说;哥,你都没心了,我还要心干嘛?
         于是,一个头发很长的歌星貌似唱道——心不跟爱一起走,说好就一宿!
         等我把这句歌词说出来,这女孩不吱声了。我说:你丫出声啊?要丫出声,丫却无声。不对,鸦雀无声。

  • 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认识水儿是在一九九七,那时我老去三里屯48号的“戴茜小屋”。
          水儿在北师大中文系读三年级,她很吃力地卖一种叫“舒波乐”的日本啤酒。
          那是一九九七的岁末,我约了朋友来酒吧谈事儿,来得早了些就先自斟自饮。
          所有“戴茜小屋”的人都知道我只喝“喜力”,惟有水儿往上撞,在我面前炫耀她的“舒波乐”。
          我一看水儿的那双眼,就定住了,绝对像顾城的那双惨烈到无辜、受伤至狂暴的“黑眼睛”,是以我破例喝了“舒波乐”。
          水儿也无聊,就坐下来跟我聊天,一来二去我们就熟了。在知道她是中文系女生之后,就给她写了一句诗:“哭疼姥漱含丫”。
          水儿配合得很好,接着就写“谷稻嘻疯兽码”,然后我写“晓瞧瘤水荏痂”,水儿写“吸羊嬉吓”,我写“段嫦仁”,水儿写“再添牙”。
          水儿说:“太棒了,咱接着玩儿”,于是我们又玩儿起了老北岛的《八月的梦游者》。  
          大仙:海邸的十盅悄享/锹想/仙祈了剥莨(海底的石钟敲响/敲响/掀起了波浪)
          水儿:橇饷的逝疤月/芭乐的症舞梅友态扬(敲响的是八月/八月的正午没有太阳)
          大仙:瘴螨辱肢的叁饺蕃/糕怂在剽符的诗体殇(涨满乳汁的三角帆/高耸在漂浮的尸体上)
          水儿:膏悚的噬吧悦/扒跃的瓶裹滚夏煽缸(高耸的是八月/八月的苹果滚下山冈)
          大仙:稀蔑倚酒的登獭/悖水首门的沐胱兆靓(熄灭已久的灯塔/被水手们的目光照亮)
          水儿:罩晾的嗜巴粤/笆阅的极势诱淋双匠(照亮的是八月/八月的集市又临霜降)
          大仙:海邸的时忠悄享/悄享/仙祈了剥莨(海底的石钟敲响/敲响/掀起了波浪)
          水儿:疤月的孟油者/瞰溅过叶李的泰扬(八月的梦游者/看见过夜里的太阳)
          后来,水儿带着一堆“酒吧乱码”投奔网站,可是到哪家网站就被哪家开,因为水儿的字码已经乱了,在电脑上只会随意敲打。

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 《三环诗坛》的诗歌编辑白吟风,突然打电话给我:“听说你最近老在三里屯泡吧,哪儿能泡出点儿什么?”
         我说:“您老人家想泡出点儿什么?”
         白吟风:“有没有文学女青年也去泡吧?”
         我说:“最近刚认识了一个军艺的妞,常去泡吧,她的名字特动听,叫徐怀蜜。”
         白吟风:“徐怀蜜,比徐怀钰如何?”
         我说:“比徐怀钰还纯情。”
         “她会玩儿骰子吗?”
         “会。”
         “能喝酒吗?”
         “能。”
         “那今儿晚咱们去三里屯哪儿一家?”
         “豹豪,北京最火的,有乐队。”
         “你买单?”
         “我买单。”
          自从八十年代末白吟风给我发表了诗歌处女作《有一点花心》,十年之内,我一直想发给他一个蜜。”
          千禧春夜,在三里屯“豹豪”的露天吧椅上,我把徐怀蜜介绍给白吟风。
          白吟风色不敢迷迷地望着徐怀蜜:“还真有点儿像徐怀钰。”
          徐怀蜜:“我脸儿比徐怀钰小,人说我更像徐若瑄。”
          白吟风:“我觉得你还有点儿像徐静蕾。”
          徐怀蜜:“谢谢白哥,您净拣好的妞来形容我,您不会把我比成徐小凤吧?”
          白吟风:“那里,那里,听说徐小姐又会玩儿骰子,又能喝酒。”
          “那是!”徐怀蜜将骰罐儿在手中玩出一记“向后翻腾一周半转体三周半”:“东风吹水日衔山,春来长是闲,三个三。”
          白吟风不甘示弱,将骰罐儿横向45度,纵向180度:“我以一首吴文英挑战徐小姐的南唐后主,情如水,小楼熏被,春梦笙歌里,三个四。”
          徐怀蜜:“锦瑟年华谁与度?月桥花院,琐窗朱户,只有春知处,四个五。”
          白吟风:“爱到尽头覆水难收,爱悠悠,恨悠悠,四个六。”
          徐怀蜜:“玩歌词呀,那可是我强项,没有你的世界荒芜一片,思念静静蔓延,五个三。”
          白吟风:“就这样被你征服,喝下你藏好的毒,五个五。”
          徐怀蜜:“你的心情是坚固,你的决定是糊涂,我放你一条生路,六个五。”
          白吟风:”你的剧情已落幕,你的爱恨已入土,我逼你走上绝路,七个五。”
          徐怀蜜:“当我看到我深爱过的男人,竟然象孩子一样无助,八个五。”
          白吟风:“一段感情就此结束,一颗心眼看要荒芜,开你八个五,我不信你有五个五。”
          徐怀蜜:“我们的爱若是错误,但愿这‘八个五’没让你白白受苦,我全是五。”
          白吟风:“你真说实话,多么痛的领悟,你就是我的全部。”

  • 2009-05-05

    1999的酒 - [大仙强骇]

    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 1999的酒,人约黄昏后,喝了咱的酒,属于我的妞。
          1998的吧,明月照天涯,我好羡慕她,刷夜不回家。
          1999,情比人瘦;1998,人比情花。
          1999,不问柳;1998,已寻花。
          离散1998,琵琶弦上喑哑,落日无言西下,风中万点昏鸦。
          豪饮1999,两情盼着长久,拉起你的小手,扼住命运咽喉。
          1998,抽大嘴巴,三里屯月下,割断了牵挂。
          1999,精神抖擞,全天候等候,满大街追求。
          抽刀断酒,疯喊1999;弃杯登楼,狂混千禧春秋。
          1999,喝高了别走;1998,泡腻了酒吧;1997,祖国把香港统一;1996,嫁我的女孩很优秀。
          1999,你说喝多少酒?找多少抽?人生怎么柳?1998,你说钱怎么花?心怎么更花?人怎么越混越傻?2000,别跟我谈心灵;2001,轻揽细腰,暴撮羊腰。
          1998,伤得全是疤;1999,喝的都是酒。1999的酒,全是空杯的秋;1998的疤,全是盛开的花。

  • 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喝高了,起猛了,人生两大不幸。趁着喝高起猛的劲儿,把婚离了,不幸之中的万幸。
          这是我20集电视剧《有人爱没人疼》男主人公朱大庆在离婚时说的一句话,还算著名吧?那些尚在迷茫中摸索的人们,把我这句话记到凝固了为止,你人生至少能靠谱一年。
          北京初冬,雨加雪。雨加雪之际,也夹起了我42岁的沧桑。
          十一月十四,我生日,风和日丽,多少往事深扣杯底。
          高楼之上,冷月之下,我把栏杆拍遍,竟有一处栏杆,化为刀剑。
          这一天我四张二,驾富康,踏破三里屯酒吧,乘捷达,傲游东直门簋街,壮志饥餐香辣蟹,笑谈渴饮嘉士伯。
          这一天,我把20集电视剧《有人爱没人疼》的最后一集交给了导演梁天,然后重整衣冠,邀想当年。
          人生没有当年,需要珍惜眼前。秋风恰似当年,落叶随风扑面。
          20集的剧本把我写老了,一个男人和六个女人的故事把我写晕了,一个男人和四个女人之间的“大穿帮”把我写兴奋了,一个男人被六个女人先后脚抛弃的结局把我写悲哀了。
          要不怎么这就是人生呢?
          20集的剧本,共消耗我58条“中南海”,12瓶“杰克丹尼”和8瓶“瑞典伏特加”,同时,我边写边听了118位港台歌星的1046首流行歌曲,直到最新的温岚的《有点野》。
          王朔说:写剧本是重体力活儿。
          没错,它太耗体力了,但是人生却变得格外有力。
          梁左生前说:没人疼之前必须加上有人爱,人全耽误在爱上了,忽略了疼的重要。
          没错,你爱了半天谁疼你?谁爱完了不搁下你,让你一阵又一阵地疼?
          梁天说:四张的男人太困惑了,困惑加上诱惑,真是双重折磨。
          没错,男人本不惑,全是月亮惹得祸。
          爱在秋叶翻飞日,疼在天涯苍茫时。每个夜晚,当我喝高回家之际,伫立在肿瘤医院的过街天桥上,眺望首都的夜空,就想起动力火车的一首歌:如果你没勇气陪我到,明天的明天的明天,倒不如就算了就放了,空虚的昨天的昨天。
          于是乎,新的一天在我的喝高中如期来临……
          我想起伟大的拜伦,他写过一句诗:除了太阳,一切都沉沦。
          于是我决定,将20集电视剧《有人爱没人疼》改写成长篇小说,书名就叫《喝高了起猛了》。

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让我们返回世俗,拉开架势,准备喝酒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让我们辞退白天,迎战夜晚,了却恩仇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的痛苦,已被茫然贯透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些盲目的自由,已在网络玩够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让我们离开人群,回到自然,燃起篝火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让我们痛恨成年,向往童年,唱起儿歌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种人生的状态,没有任何激情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如此力量的虚脱,生命只剩空壳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接受世俗,眼前铺开糜烂的道路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情感在出轨之处,一片虚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对爱人背弃的宽恕,如同容忍真理的失误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打击,来得像炫丽的日出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情人在另一个情人背后潜伏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夜我和你的忠贞夜不归宿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年4月